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86|回复: 0

虚晃一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30 15: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① 如果你未注册选调生网,想咨询或深入了解——请加:选调生网cnxds.com交流QQ群 163682182 选调生网cnxds.com交流群
② 如果你已注册选调生网,想与更多会员交流——请加:选调生网实名制会员千人QQ群 240338586 选调生网实名制会员群
③ 如果你是在职选调生,想与全国选调生交流——请加:全国选调生实名制两千人QQ群 452067051 全国选调生实名制群①
④ 如果你备考选调生,想与全国考生经验交流——请加:全国2017选调生考试交流QQ群 529322066 2017选调生考试交流

同时征集全国各省选调生QQ群群号,要求群会员超过100人且不是公考机构群(非盈利性), 联系邮箱admin@cnxds.com,入选后将出现在这里http://www.cnxds.com/view-4161-1.html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选调生广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会员

x
  
  这一天吴高仁“坐大位”。他一个远方堂姐娶儿媳妇,虽然吴高仁只是政协研究文史的一个科级干部,但在他的家族也是“显赫人物”,当天身为嘉宾的他坐在首席接受众人的恭敬。

  
17_130516145205_1.jpg

  “喝高”的他回家的倒头就睡,醒来后52个未接电话让他大吃一惊。
  原来,昨晚就在他“坐大位,做舅公”的时候,西水县召开了县委常委会,小幅度调整了人事,吴高仁从西水县政协文史委主任调任该县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
  这次人事变动已经传了一段时间,小道消息刚开始的时候,不少人望眼欲穿。自从吴高仁临危受命,协调处理好一篇负面报道后,他曾经沉寂的心也有点热乎,指望县委王书记能够论功行赏,调整一个好位置。不过事后,王书记从来没透过口风,甚至明敲暗打吴高仁不要跑官要官。没想到王书记虚晃一枪,话落地不到两个月,迅速调整了人事,让人措手不及。
  吴高仁心中有数,大概是王明娟起的作用。王明娟就是一个月前吴高仁参加文史研讨会碰到的一位女作家,两人在饭桌上有过一段惊心动魄的斗嘴斗酒。
  吴高仁走马上任之后的第一把火居然是着装。头天报到,他就发现工业园区的干部职工着装很随意,走路也无精打采,甚至可以说萎靡不振。
  吴高仁看了家底,账上还有50多万元,工业园区一共有干部职工37名,在岗的25名,长期请假的有12个。吴高仁让办公室副主任兼财务的小高马上造册,给每位在岗的干部职工发放5000元,要求是每个人去添置衣服鞋子,把自己穿精神了。至于请假的,对照劳动法,该扣的一分不少,补贴一分不发。
  吴高仁给了请假的人三天期限,他都摸了底,12个人里有两个主任科员,三个副主任科员,其他的不是这领导亲戚就是那领导亲戚,真正有病的只有一个。
  工业园区领导班子除了吴高仁,还有一名副书记,两名副主任。副书记是年龄快到点了,什么事情也不干。林副主任是个默默干活的人,不掺杂是非,有点怕事。丁副主任老是想把副字去掉,哪个主任来,他想的就是把这主任拱走,把自己扶正。
  补贴一发,事情果然来了。丁副主任开火了,说发补贴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吴高仁淡淡笑了笑,说正常支出的财务签发是主任的权利,丁副主任要集中精力抓好自己分管的那摊事情。副书记也慢吞吞开口,说那些请假的都是工业园区的老干部职工,是否考虑减半发放?吴高仁说,没有原则就没有立场。林副主任照例不开口。
  补贴发下去,请假的12个人有7个人回来上班了,其中一个副主任科员叫刘东民。那两个主任科员、两个副主任科员以及真病的那个职工没有回来。
  吴高仁松了口气。只要有人回来,这棋就活了,何况一下子回来七个人。干部职工大会上,吴高仁重申了纪律,宣布第二天开始签到,如果没有按时签到,给予通报,记旷工,旷工三次给予纪律处理,累计半个月按照规定予以辞退。
  签到表一发,那几个没来的依然没来。吴高仁也不理会,第一天就把没有签到的人名单在公示栏通报了。第二天,县效能办前来督查,当天就把缺勤人员以效能办的名义在全县通报。第三天,县委常委、纪委书记亲自到工业园区调研督查,通知三天没有签到的人前来谈话。小高这才明白,吴高仁为什么如此有底气,原来他已经知道县里要开展专项督查,他的大手笔有了天时啊。那两个主任科员、两个副主任科员申请提前退休。丁副主任也在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和他单独谈了几分钟之后,明显收敛了很多。
  
  这天,几十个上访者来到了工业园区门口。他们是左一组的村民,为的是防洪提征地的事情。吴高仁明确表示三天内一定有人上门听他们提要求,并点了老中青三个人留下来先谈,其他的人回去。
  这次谈话和之前了解的情况,让他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工业园区中间有条河流,当年园区创建的时候,曾经想建防洪提,并启动征地工作,牵涉到143户的村民。有的地征了,付了款,有的签了协议,还没拿钱,有的正在丈量,后来工业园区领导调走,征地工作搁置。还没签协议的人还好,自己种自己的地,拿到钱的不敢再去耕种,签了协议的等着拿钱,后来看没有下文,才去继续耕种,问题是已经抛荒几年了。后面几任工业园区领导,这些村民都上访过,签协议的要求补偿经济损失,拿过钱的要求追加补偿标准。几任领导都没有彻底解决,花钱买平安,这闹就没个停止。
  吴高仁在全区干部职工会上说,不能只想到自己着装整齐,要让工业园区着装整齐。把工业园区的道路、供电、供水等基础设施建好,配套好,否则谁来投资?他到省里跑了一趟,续上了防洪堤项目,有望争取到项目资金扶持。他强调还要做好土地的储备工作,不能等企业要进来才征地。
  随后他开始布置任务。当务之急是把上访这火先灭了。全区干部职工32人,每人挂钩两户。五个领导班子成员,每人增加15户,剩下4户,他和丁副主任各两户,责任到人,三天之内必须全部见面一次以上,摸清底细,想尽办法尽量解决。林副主任在完成自己任务的时候,着重协调园区水电配套。刘东民考虑制作招商指南。
  小高奇怪副书记破例没有推辞,丁副主任也没有发牢骚,刘东民爽快地接受了任务。普通干部职工开始找小高申报自己的工作对象了。
  其实,吴高仁为了开这个会,可是做了功课。
  他先找了丁副主任,诚恳地表示,自己向王书记汇报了,书记基本同意下阶段人事调整给他理个主任科员,提上正科级待遇。丁副激动地拍了胸脯。
  副书记和林副主任吴高仁则是登门拜访。他劝副书记轰轰烈烈干一把再光荣退休,副书记也很爽快。林副主任的老婆在乡镇当教师,一直想调回县城不能如愿。吴高仁找了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教育工委书记,把这事办成了,夫妻俩千恩万谢。对刘东民,吴高仁则告诉他工业园区要增设一个纪检组长。刘东民马上表态以工作业绩论英雄。
  
  吴高仁密集地找人谈话。要求干部职工有进展,短信汇报。突破一户就在内部公布一户,造成工作氛围施加工作压力。他要干部职工先易后难,采取外围包抄的方式,推土机、挖掘机时刻待命,一户定了,马上推平。
  吴高仁自己,找硬骨头啃。他先找老革命高水生聊天。以往只要说到地,高水生就拄着拐杖开骂。这次吴高仁不说征地,和他聊当年的革命故事,聊当年的老战友。聊完,吴高仁起身,邀请高水生第二天到学校给学生讲革命故事,高水生很高兴地答应了。
  吴高仁又盯上了赌徒高水木。因为嗜赌,他的妻子留下女儿外嫁了。吴高仁连去了好几趟,凌晨两点才把他等到。高水木就一句话,田地不给。吴高仁给他算了笔账,赌博一次应罚3000,拘留15天,加上他之前赌输了偷鸡摸狗、恐吓威胁的事儿,恐怕要去看守所了。女儿吓哭了,高水木软了下来。吴高仁让他先把女儿送去学校,欠的学费自己给垫了,以后从他的钱里扣,并让他第二天你到办公室找小高报到,到工业园区打工,拉尺子丈量土地。如再发现赌博,绝不轻饶。
  第二天一早,高水生已经挂着奖章穿戴整齐,等在家里。他的故事讲得很生动,结束时,后排几个人笑哈哈地走过来。这几个人都是高水生的战友,有的在省城,有的在市里。吴高仁热情地招呼大家到工业园区食堂吃饭。
  省里来的那位是老团长,他倒了一杯酒,要敬高水生。说高水生厉害,挂着奖章阻挡家乡发展,躺在功劳簿上拉后腿,为了自己家的那块地能多得点赔偿,还和征地的干部要拼命。
  其他的几个老战友也纷纷开口,老高啊,你真的不应该。老高啊,你忘本了,当年你还是个小长工,现在你一个月离休工资好几千,看病全报销,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吴高仁功课做得足,知道几个老前辈只喝米酒,特意从村民家里找来藏了好几年的米酒。吴高仁临醉的时候,听到老团长在大呼小叫,说高水生家族大,如果这次防洪提征地遇到难题,只管找他。如果他没解决好,这些老战友饶不了他,集体和他断交。高水生也醉得一塌糊涂,把胸脯拍得啪啪响:如果我没协助吴主任把地征下来,我自己到烈士陵园,跪在那些牺牲的战友面前谢罪。
  
  这道坎算是过去了,征地工作迅速推进。吴高仁一开机,短信就像泉水一样往外冒,大部分是汇报征地进度的。
  高水生表示全力支持防洪堤征地的事情,只是希望企业进来以后能给村民安排打工的机会。吴高仁保证以后失地农民每家至少安排一个劳动力就业,上不封顶。至于年纪大的和妇女,他考虑成立后勤集团,由工业园区投资,办食堂,开超市,建设租给外来人员的公寓楼,由后勤集团经营管理,力争多创设符合他们的就业岗位。他还想把工业园区的小学改建了,让孩子们在好的环境学习,全面放开接收外来人员子女就读,搞寄宿制,由后勤集团提供服务。
  吴高仁觉得工业园区占地太小,要扩大。在县领导办公室,他和分管副县长谈了一个多小时,两个人又一起到了县长的办公室。半个小时后,吴高仁打电话给王书记,他汇报了征地和争取防洪堤建设的事情,还提了扩大工业园区的思路。
  东区是田地,关系老百姓生存。他考虑拓展西区山地,计划一举拿下3000亩。还建议除了补偿外,政府作出让利,为所有的失地农民交保险,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同时,招商引资来的企业设门槛,高耗能有污染的不让进来,以免陷进引进、搬迁、取缔、整治的怪圈。
  王书记表示支持,让他做个方案。然后说,那个王明娟在问起你。
  王明娟就是吴高仁上任前,在省城文史研讨会上和他斗嘴斗酒的女作家。当时,王明娟说吴高仁尘缘未了,看似看破红尘淡化官职,可骨子里还是个官迷,并语带嘲讽地询问是否需要自己帮忙。吴高仁针锋相对,说她的帮忙可能就是在笔下小说里给他个很带煎熬的官职,一不高兴了,就成为贪官、阶下囚或者遭遇什么不测的。两个人哐当哐当连喝三杯啤酒。
  王明娟是我的妹妹,大学毕业留在北京。写作是她业余爱好,在某部的某个角落,有她的一张办公桌。王书记淡淡的话对于吴高仁却如惊天霹雳。原来是这样,怪不得王明娟说要帮他的忙,自己还以为才华得到领导赏识,是领导慧眼识才了,原来还是某根神秘的线提了自己一下,否则现在还在政协里研究文史资料呢。难得她欣赏你,我这个妹妹眼界很高,我在她嘴里都是小官僚。
  
  吴高仁给王明娟打电话,邀请她来西水县采风。两个人在电话里又斗了一阵嘴。王明娟表示要找时间去他那里喝陈年米酒,并坚决拒绝了吴高仁的机场接机。
  两个月过去,防洪堤征地全面结束,土地平整正火热进行中。内部消息透露,防洪堤已经纳入今年省重点扶持的项目,有望在近期获得审批。吴高仁连续跑了三趟省城,跑工业园区拓展的用地审批等等。
  吴高仁是在下午的时候接到王明娟电话的。小官吏,我到了你的地盘了,你准备好陈年米酒了没有?吴高仁在西水宾馆见到王明娟,她表示已经去看过工业园了,小官吏的群众基础不错,都是说好话的。两人边喝边聊,嬉笑斗嘴,语锋犀利,喝了5斤米酒。
  吴高仁全程陪同了王明娟三天。他们把西水县的主要文化景点走了一遍,期间王明娟还到他的工业园区停留数个小时,吴高仁说和领导汇报工作,坚持把自己勾勒的工业园区发展蓝图详细说了一遍。
  王明娟离开前,王书记请自己的妹妹吃饭,吴高仁作陪。王明娟给了吴高仁一张名片,并向他要了一套工业园区的资料。吴高仁低头研究她的名片,发现她是某司副司长。
  王明娟回到北京半个月之后,有关防洪堤的项目批下来了,扶持资金1600万,其中中央财政资金1200万,西水县是原中央苏区县,在扶持发展有优惠政策。拓展园区规模的申请省国土资源厅等部门也原则通过。吴高仁知道王明娟肯定和有关部门打了招呼,否则审批没那么快。他给王明娟发了信息,就两个字:谢谢。王明娟回复:小心遗臭。
  吴高仁在全区招商会上宣布成立招商办、征地办等内设机构,调整了中层配备。县委常委会也研究通过,丁副主任提主任科员。刘东民任县纪委派驻工业园区纪检组长。建立工业园区招投标办公室,所有项目全部公开招投标。吴高仁还让小高制定了详尽的考核方案,细化到每个岗位每个人的工作任务、奖惩措施。工业园区的士气高涨,每个人都卯足劲干工作。
  
  吴高仁忙得团团转,做梦都渴望有个大项目,却又把一个大项目给辞了。
  这是个八个亿的造纸项目,吴高仁在和投资商接触之后,回到办公室就在那转圈,最后做出了很痛苦又很清晰的决定——拒绝。王书记听完吴高仁的汇报,也在那转圈,最后说那就定吧。吴高仁诚恳地表示这件事自己扛。
  “小官吏,有没有在写引咎辞职的报告了。”吴高仁刚回到办公室王明娟的电话就追来了。
  三天,吴高仁听了各种各样的议论和小道消息。听说县里不少领导对吴高仁擅自拒绝大项目落户颇有微词,有人嘲讽说他应该去当环保局长。市里挂钩西水县的领导也大为光火,声称要严肃追究责任,让他停职检查,再组织个班子把那个造纸项目追回来。
  就在宣布他停职的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前来的路上,事情有了转机。五天之后,有个企业家培训班40名学员要到西水县参观考察投资环境,该培训班是珠三角、长三角的民营企业家,都颇具实力。培训班指定参观西水工业园区,指定吴高仁介绍。市里分管领导对王书记说让吴高仁将功补过,好好接待。吴高仁知道是王明娟关键时刻帮了自己,发了一个字的短信:谢。王明娟回了一个敲脑袋的表情。
  五天之后,企业培训班学员如期前来。吴高仁看到了王明娟。吴高仁对此次接待高度重视,他把工业园区的定位、发展目标、优惠措施介绍得清楚明白、简明扼要。尤其是改建学校的举措,组建后勤集团和公益性廉租房的思路,让不少老总很感兴趣。
  王明娟在这种场合把吴高仁的事儿捅了出来,她让各位老总多看看,目前正是这位工业园区主任戴罪立功的时候,几天前不愿意为了乌纱帽用生态赌明天的他刚刚拒绝了一个八亿元的大项目。企业家议论开了。省发改委的一个副主任还低声和王书记交流好一会。
  本来昨天企业培训班就结束培训,是王明娟拉这些学员延长两天,目的就是拉到西水县来参观考察。吴高仁和王明娟在房间见面,两人聊了将近十五分钟。吴高仁说自己不能免俗,觉得还是要当面和王明娟说声谢谢。王明娟说自己不是来收拾这两个字,有些事情说出来之后感觉就不一样。王明娟说了小时候做游戏,用木头手枪或者拇指和食指比划成枪的形状,对准某个人,啪的一声,虽然没有子弹,但被指着时还是会心里一紧。许多时候,孩子喜欢对着人虚晃一枪,让人心里不断有感觉。现在大人了,不玩这游戏了,可是虚晃一枪的记忆还在,忘不了。王明娟说完,轻轻叹气:北京和西水的距离太远。然后就不再说话,吴高仁也不说话。
  企业家全部离开之后,没有谁再提起吴高仁停职检查的事情,他继续上班。来参观考察的培训班企业家有六家分别派了工作组前来深入考察,深度对接。所有的谈判都不轻松,双方讨价还价,经过拉锯战的谈判,有四家公司与工业园区达成投资协议,一共投资20亿元,这是西水县历史上最大的招商成果,市委书记、市长都破例参加签约仪式。
  吴高仁给王明娟打电话已经是春节后了。市委组织部征求他的意见,想调他去市政协,据说是上次参观考察时在场的那位省发改委副主任向市委组织部部长推荐的。两人调侃了几句,发现中间那若有若无的隔膜消失了,又回到刚认识的时候,伶牙俐齿。吴高仁表示工业园区刚起步,自己不想虚晃一枪就跑。并邀请王明娟找个时间过来喝酒,陈年米酒管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回帖邮件提醒楼主

GMT+8, 2017-11-23 07:43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