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449|回复: 0

无枕黄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30 15: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选村品-全国有机农特产直供中心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选调生广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会员

x
  一
  崔梦了是唯一骑着摩托出入区委大院的正科级领导,宣传部副部长胡小车说他“脑残”。想来不无道理,崔梦了进区委院已经25年了,除去挂职的3年,整整22年,政研室一呆就是13年零9个月。


17_130516143504_1.jpg


  现在有一个推荐副处级后备干部的机会。胡小车绰号小诸葛,却面临着和崔梦了同样的困惑。他在宣传部也很多年了,早就想找个好单位出去。
  春天来了,崔梦了看着窗外那棵迎春花,当年是他花了两块钱请花工栽上的。对这棵迎春花再度燃起热情源于两年前认识了一个叫“迎春花” 的网友。
  崔梦了刚给胡小车打电话他摁了,可能正开会。崔梦了上火着急地给胡小车发了一条信息:方便时回电话。
  胡小车跟崔梦了关系一直很铁。崔梦了比胡小车进区委早,那时胡小车处处依靠崔梦了,包括吃的住的都是崔梦了帮忙。崔梦了是个没有主张的人,遇事爱和胡小车商量,胡小车就自称是崔梦了的“导师”。
  崔梦了与其他正科级干部真正交往的并不多,为数不多中能掌握调整信息并能交流的也就胡小车了。据胡小车说,他已和宣传部长摊了牌,历数了他对区里的贡献,宣传部长动心动容,应诺力挺他出去。他自己也穷其所有,去北京找了一个记者朋友,给主要领导打了招呼。
  胡小车终于回了电话。他让崔梦了直接去找组织部长,把该说的都说出来,还要舍点儿本。
  目标崔梦了早就想好了,就是文化局。这些年,他除了上网,看过不少闲书,大概也算是个文化人了吧。
  见了部长怎么说,他已胸有成竹。这几天他一直在打腹稿,反复推敲,把自己多年的积累都挖出来。回到家里,向他那教小学语文的老婆背了一遍。
  崔梦了怀揣两万块来到组织部长办公室,只磕磕巴巴地说出自己是政研室的崔梦了,就被部长一句话结束了。部长说:哦,我知道了,你的事儿找你们分管领导说。
  崔梦了像遇到了灭顶之灾,无力地拨了“导师”胡小车的电话。胡小车说:那你就去找主管领导。东西你还带着,只要能送掉,事情就好办了。
  一枝娇嫩的“迎春花”图像在显示屏上闪动,他知道“迎春花”在跟他打招呼。两年前,这个虚拟的“迎春花”,进入了崔梦了的空间。她欣赏他的文字、他的思想、他的冷幽默。她多次提出想见面,崔梦了迟迟不敢应承。
  崔梦了心想总不能就这样放弃了,还得按胡小车的“战略”继续战斗。临近下班时,他避开众多怀着同样心思的人见了主管书记。书记表示肯定尽力,但是僧多粥少没办法,花迎春也在大院里好多年了,也想动。对于崔梦了掏出的“家底”,书记坚决地不要,崔梦了悻悻地回到了办公室。
  花迎春?又是花迎春!
  
  崔梦了和花迎春的关系实在纠结。
  崔梦了大学毕业分到市里一所师范院校当老师,当时区委办缺少写材料的,就把他给调去了。
  区委看大门的老师傅姓花,崔梦了没事儿时爱和他搁五道棋。老花除他之外,还有个“顶天”的棋友——区委书记。区委书记离开前询问老花是否有需要帮忙办的事儿,老花也不绕弯子,直言自己的闺女花迎春没考上大学,想寻个工作。
  不久高中毕业的花迎春就到了区委大院的打字室上班。
  崔梦了不再把时间都泡在老花那儿,而是泡在打字室里。精诚所至,就要金石为开的时候,花迎春要去电大上学了。
  三年之后,花迎春又回到了区委大院,安排到区委办工作,成了正式干部。不久,就嫁给了一个副区长的公子。
  崔梦了和花迎春第一次纠结是在提副科时。那时,刚刚开始实行民主推荐。他们区委办要提拔两名副科。推荐的结果,崔梦了第二,花迎春第三。花迎春调动所有的关系,又获得一次推荐的机会。但是,结果还一样。花迎春的公爹去找书记说情,书记说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座谈。当时,崔梦了很有优势,他跟的那个董副书记也替他说话,同事都比较倾向他。
  那天,崔梦了出乎意料地接到了花迎春的邀请,在小酒馆里两人每人喝了半斤酒。花迎春表示要放弃,崔梦了喝多了不知所云地坚决表示自己放弃,成全她。酒后崔梦了昏睡了两天。第三天上班时,考核结果已见分晓。花迎春座谈的情况确实比崔梦了好得多,和第一名一起晋了副科。
  区委又更换班底,老书记走了,新书记来了。董副书记当了区长。新书记到任后开始创新体制,提出干部制度改革。所有正副科级干部全部公开选拔,竞争上岗。公开选拔让崔梦了看到了希望,他考了个全区第二,花迎春也积极备考,却名落孙山,无奈只能望考兴叹。
  接下来是面试、考核,崔梦了都是遥遥领先,本以为胜券在握,却不知道,书记公正,不等于所有的人都公正,特别是具体操作的人,总会有机可乘。所以,入围的人在单位选择上就有猫腻了。干部调整见面会上,他才知道,他仍旧在区委大院,只是去了政研室当了副主任。
  政研室的主任老孟对崔梦了十分欣赏,同时也替他惋惜。
  
  当年崔梦了进政研室不久,老孟就给他找了个机会下基层挂职锻炼。
  在老孟的力荐下,崔梦了到红卫乡挂职副书记。区委大院下来的干部,乡里高看一眼,报到时,班子集体给他摆宴接风。崔梦了分管政法、宣传,还挂了一个片。
  崔梦了挂的那个片是个红旗片,往年在乡里都是遥遥领先。当时由于一个村上访,工作拖了全乡的后腿。乡里毋书记让崔梦了沉下去吃透情况。于是,崔梦了亲自披挂上阵,找上访户了解情况。那些上访户欺他是新来的领导,把黑的说成白的。他们上访的借口是统筹提留不合理,表示义务工这一项不能列入统筹提留里,出工不出钱,没有出工的才应该拿钱。崔梦了一听有道理,当下表态,尊重他们的意见。其实,这些上访的人,“醉翁之意”不在钱,而是想把支书轰下台。义务工只是一张牌,崔副书记表态了也不行,其他的钱照样不交。

<span ><span >  乡里开碰头会时,崔梦了就把做工作的情况一一汇报。他还没有说完,那些挂片领导和片长就炸锅了:你们把“义务工”免了,其他的村怎么办?钱都收齐了,都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回帖邮件提醒楼主

GMT+8, 2017-3-27 02:56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