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开灯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选调生广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会员

x
“农民很辛苦,我就是希望能帮他们做点事。”梁婷说,后来才发现,要在基层做点事,很难,“我不过是这个庞大系统里的一分子,能做的,更多时候是适应而不是改变”。改变需要资源,但你不是领导就不可能拥有资源,当你真的是领导了,考虑的因素也变得多而复杂,出于自身利益考量,就不会想改变了。
  今年30岁的梁婷,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的秘书。8年前,当她大学本科毕业时,以选调生的身份来到广西凭祥市友谊镇政府任职团委副书记。
    肖桂国进入官场的第一站是广西梧州市苍梧县沙头镇党政办,他将自己当初踏入基层为官的原因归结为:从农村出来,总感觉做干部较体面,而且年轻也想打拼一番。
  在镇党政办期间,肖桂国主要做张贴大字报,参与收取农业税,扑灭山火,收发传真,打扫卫生,搞拆迁等工作—在这个以“水稻、母猪、荔枝”为三大主产业的乡镇,荔枝种植的季节,镇领导干部会带队做表率,带头去种一棵荔枝树,以示重视发展荔枝产业,虽然种下后就不去理会了。
  荔枝成熟的季节,才是镇政府最忙的时候,主要是搞荔枝公关,给上级领导、县直部门送送荔枝。“全镇干部都出去摘荔枝。”肖桂国说。
  在沙头镇政府里,稍上年纪的不会打字,因此文印室便成了肖桂国在基层工作的主要舞台:很多时候,整天的工作就是在打字、复印、速印,有时一天要印上百份材料。备感苦闷的肖桂国,在和很多同到基层的同学交流时才知道,原来大家的状况都差不多:没有洗澡的热水,得烧柴火来加热;手机信号不好,得跑到楼顶某个位置打电话……寂寞、枯燥、乏味、无聊,极大颠覆了他们想象中的官场生活。
  基层的苦涩,覃夏也深有体会。她2005年7月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从繁华的广州回到相对落后的广西贵港城北区港城镇政府工作,主要在党政办打杂。“当时港北区的科室,一个科室就一台电脑—可那时我已经有笔记本电脑了。”在覃夏看来,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观念问题,总感觉当地政府没现代发展的意识,大家关心的东西根本就不一样,追求的东西也不一样。
  在基层,抓计生和维稳是主要工作。盯紧越级上芳的百姓,并和相关部门联动一起截芳;整天跟在领导屁股后面,平时做着枯燥乏味的会议记录;负责“保先”(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让党员学习领导讲话,并提交读书笔记……这和覃夏当初想的“去做一些关心民间疾苦的事情”,相去甚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18: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在这样的社会生态中,基层政治的运行也就更加无视规则,依赖关系,战友、老乡、同学等等什么样的关系圈子都有。就连结不结婚,都是一门政治学问。尤其是对于一个外来者来说,最好的融入就是联姻。
  “和当地人结婚的好处是,你被认为是扎实基层的表现和决心,组织在提拔时,会优先考虑。”肖桂国说,一旦和当地人结婚,就成了顺利融入当地的润滑剂,别人在介绍你时,也不再直接说你的名字,而是强调“这是谁谁谁的女婿或老公”,毕竟娶的肯定也都是地方权贵的圈子,在提拔等方面有人帮说话,进步就比较快。
  当理想遭遇现实的挫败后,这些年轻人也不得不面对这个年龄阶段所要面对的全部问题:买房、结婚、生娃、照顾父母等。于是,不少人选择了逃离。
  肖桂国,尽管目前还是在体制内,但转到了广西区委党校任职。
  对逃离官场或转移阵地的人,很多都是涌向了南宁。 “大城市尽管压力大,多少还是讲究游戏规则,机会多一些,选择的空间也多。”梁婷说,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因房价等压力,很多白领直呼“逃离北上广”,但结果还是“逃回北上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18: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
升官并不是靠一个大学生的身份就管用的。
  对乡镇而言,你不是这个乡镇的人,就属于外地。而在县里,同地级市不同县的,别人也都把你当成外地,甚至在一个县里的各地乡镇官员,也会抱团形成自己的派系。对于这些外来者来说,站队是很重要的,一定要成为谁的人才行。不过,官场有起落,斗争有成败,站队的风险也不小。站错一次队,影响的很可能就会是一生的命运。
  还有那些“富二代”、“官二代”们,也会经常出来分食本就不多的升迁机会。“官二代”借助选调生的选拔制度进入官场后,没在基层呆几个月就坐“直升飞机”,步步高升,这在官场中为不少人所诟病。
  中组部在关于选调生的选拔培养方面,有这样的表述—“重点培养党政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同时为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培养高素质的工作人员”,这些定调和表述,有时成为提拔“官二代”、“富二代”的依据。
  对此,宾秋月说,应该对“官二代”采取异地安插等方式,尽可能避免让其回到其父辈所能庇护的地盘,比如不能在其家人为官的出生地、成长地任职,尽可能地脱离其家人所能庇护的关系网,应该说,在同一个市都不行,在官场上,同一个市基本都能很好地运作。
  在官场里沉浮,女性的命运更显艰难。 女人从政获得升迁,总是和情色过多地牵扯在一起,进而成为官场津津乐道的话题。“据我平时接触了解到的,一些担任团县委副书记的年轻女孩,一些靠色相获得升迁的,她们通常就是县某个领导的女朋友。”一位深谙官场的官员如此描述,“能把持基层女官员命运的,不只是乡镇党委书记(乡镇干部要提拔,需要党委书记的推荐),因为凡是副科级以上干部,都纳入县委组织部统一管理,所以能掌控这些女干部命运的,还有县里的主要领导,有的女干部一心想着往上爬,关键时刻也因此很能豁出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18: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地板
亮点:




在基层,抓计生和维稳是主要工作。盯紧越级上芳的百姓,并和相关部门联动一起截芳;整天跟在领导屁股后面,平时做着枯燥乏味的会议记录;负责“保先”(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让党员学习领导讲话,并提交读书笔记……这和覃夏当初想的“去做一些关心民间疾苦的事情”,相去甚远。



“和当地人结婚的好处是,你被认为是扎实基层的表现和决心,组织在提拔时,会优先考虑。”肖桂国说,一旦和当地人结婚,就成了顺利融入当地的润滑剂,别人在介绍你时,也不再直接说你的名字,而是强调“这是谁谁谁的女婿或老公”,毕竟娶的肯定也都是地方权贵的圈子,在提拔等方面有人帮说话,进步就比较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回帖提醒楼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