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开灯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选调生广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会员

x
视频来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华县电视台2套  古郑影像 有没有看过2套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
么看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地板
朋友说,宽容就是你不小心踩了郁金香一脚,它却把香气留在你脚下。
  
  我说,如果上帝只让我保留几种优秀品质,我一定不会放弃宽容。
  
  宽容是水,滋润心灵。宽容是火,温暖心灵。宽容是灯,照亮心灵。宽容是寒夜里闪亮的星星,宽容是夏夜里温柔的凉风,宽容是大度的一句没关系,宽容是相见一笑泯恩仇。
  
  人生在世,我们应学会宽容。
  
  宽容你的父母,父母是一把刻刀,精雕细刻,反复琢磨,才把我们打造成璀璨的钻石,灿烂夺目,美名流传。父母是一把剪刀,剪尽旁枝,除掉杂草,我们生命的百草园里才会繁花似锦,大树参天。宽容你的父母吧,他只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过于急切,有时候才会对你太过苛刻,她只是恨铁不成钢,有时候才会对你横加斥责。宽容你的父母,理解他们,热爱他们,你才会更优秀。
  
  宽容你的恋人,恋人是一杯水,有时候让你口鼻飘香,有时候却让你痛彻心扉。恋人是一缕风,有时候让你神清气爽,有时候却让你后背冰凉。恋人是上帝赐给我们最好的礼物,总有那么一个人,陪我们看风景,一路风雪雷电,一路磕磕碰碰,或许几年,或许一生。无论能否走到最后,只要是真心碰撞过的心灵,都应该得到宽容。不能因为恋人冷酷如冰而忘了她曾经柔情似水,不能因为恋人伫立成石而忘了她曾经灵动如风。宽容你的恋人,体贴她,呵护她,你才会更幸福。
  
  宽容你的朋友,朋友是一根根的藤,曲曲绕绕,牵线搭桥,为我们遮起一片绿荫,或筑起通往成功的道路。朋友是一张张的网,网住情义,网住真诚,网住信任,网住感激,漏掉残忍,漏掉诋毁,漏掉妒忌,漏掉自私。可朋友也会不经意间伤害你,或许是好心办了坏事,或许是有口无心,或许是心有误解,或许是一时冲动,只要朋友的本质是好的,没有违反大的原则,我们都应该宽容他。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原谅你的朋友,并帮他改正错误,这才是真正的宽容。宽容你的朋友,谅解他,帮助他,你才会更成功。
  
  宽容你的孩子,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每一个孩子都是守护父母的天使,都是父母内心永远的牵挂。可天使也会调皮,天使也会犯错,天使有时候也会惹父母生气。学会从天使的角度想问题,用宽容的心去爱她,教育他,感动她,引导她,天使才会成为你一生最大的骄傲。有人说,父母的心在儿女身上,儿女的心在石头身上。其实,只要学会了宽容,给了子女优秀的教育和善良的天性,你就会发现,儿女的心,也是在父母身上的。子女是离我们的心最近的可人儿,离得近了,容易温暖我们,也容易伤害我们。学会宽容,学会沟通,我们才会发现,原来,我们的孩子也是那么的爱我们,有时候,只是爱的方式不同。宽容你的孩子,疼爱他,教育他,你才会更自豪。
  
  宽容你自己,人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只有战胜自己,说服自己,宽容自己,人才能活的更自在。每个人都不可能十全十美,生活中也会充满诸多的不如意。不必苛求自己每件事情都做的完美,不必苛求自己各方面都强于他人。只要全力以赴,只要尽心尽力,只要无愧于心,只要全力打拼,就算铩羽而归,就算功败垂成,又何必深深自责呢?宽容自己,坦然面对一切,给自己一个开心的理由,给自己一个放松的借口,累了就歇歇,痛了就哭哭,哭过笑过之后,你还是一个美丽的自己。宽容你自己,安慰自己,疼惜自己,你会更坦然。
  
  大肚能容,容天下可容之人,容天下可容之事。让我们学会宽容,宽容每一个你爱的人,宽容每一个爱你的人,宽容每一个亲人和朋友,宽容每一个老人和小孩,宽容这世界,宽容这社会,陌生人,我也给你宽容,把宽容送给每一个可以被宽容的人,这世界才会充满郁金香永恒的香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5
一个空眸
两个空眸
三个空眸
四个空眸
五个空眸
立正!站好!不许发滑稽!
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
     
【我这是在给你暖贴以后我在贴吧有事你要上知道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6
王风作品《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沈风刚走进西安火车站的一号售票大厅,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厅门内的那个女孩。女孩的目光是那么熟悉,就像是冬天早晨温暖的阳光。
       沈风停下脚步站在不远处继续看这个女孩,那眼睛,那嘴巴,那长发,总感觉有小时候那谁的味道。谁呢?沈风想,安乐,对,就是安乐。当这个名字从喉咙和脑海中自然喷出的时候,沈风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就是安乐吗?沈风在心里点了点头又很快摇了摇头。
        只不过是长得像罢了,怎么可能是安乐呢?沈风想。
        安乐已经17年没联系了,安乐不是被人贩子拐卖了吗?安乐不是失踪了吗?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呢?
        但是,如果说绝对不是安乐,沈风也不敢打包票,毕竟17年没见面了。17年啊,谁还会记得谁。17年啊,当初的小孩已经被岁月催熟,变得面目全非。
        沈风这样想着的时候又看了一眼这个女孩,看到已经有一个男孩拿了火车票过来给这个女孩,两人正在说着什么。
        沈风想,这男孩应该是女孩的男朋友或老公吧。管他呢,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这世上长得像的人那么多,自己应该是认错人了吧,或者是又想起那个叫安乐的小女孩了吧。
        算了,不想了,还是先去买自己的火车票吧。
      “一张渭南”,沈风对窗口里的售票员说道。很快,他就买到了一张票,无座。




        沈风拿着这张车票再次走到售票大厅门口的时候,门口已经没有了那女孩。沈风的心里不免有几分失落。他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没和那女孩说话,说不准真的就是安乐呢。
        但是,这种沮丧的心情很快就缓解了一些。因为沈风想到,既然女孩刚买了车票,现在肯定是去了候车室。只要还没有检票,他还是有机会再见到那女孩的。
        沈风飞快的走向候车室,因为没有带行李,安检也很快。
        沈风快速的穿梭于各个候车室。第一候车室,没有。第二候车室,没有。第三候车室,没有。第四候车室,没有。夹层候车室,还是没有。沈风有点绝望了。
       女孩去哪里了?她到底是不是安乐?她买的车票是今天的吗?这些问题现在就像一团乱麻纠缠着沈风。
        怎么办呢?既然候车室里没人,那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女孩根本没进候车室,另一种就是女孩已经检票到了站台甚至上了火车。
        沈风来不及多想,用最快的速度跑出去买了一张站台票。票是买到了,可是正在检票的有三四趟列车呢,那女孩到底坐的哪一趟呢?
        管他呢,听天由命吧,沈风选择了排队检票队伍最短的那一趟车,拿着站台票跟着别人进了站。
        一过检票口,沈风又飞奔了起来。
        很快就到了站台,大多数旅客已经上了火车,站台上的人并不多。找了一遍,依然没发现女孩的影子。沈风绝望的快哭了,却苦笑着告诉自己,这或许就是命运和缘分吧。
        但沈风并没有放弃,他急中生智帮一个拿了许多行李的人送行李上车。列车员还以为他是来送那个人的,在车下不停喊:送行的旅客,请尽快下车。
        那天车上人并不多,沈风上的是4号车厢,他一上车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寻找之中。4号车厢,没有。3号车厢,没有。当他走进2号车厢的时候,一下子就在众人中发现了那个女孩。他好想冲上去喊一声“安乐”,但是他没有。
我该怎么说呢,我说什么呀?沈风还在犯难。这时候广播里已经传出:列车马上就要启动了,请送亲友的旅客抓紧时间下车,站台上还没上车的旅客请抓紧时间上车。
       沈风略作犹豫,就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快速走到那个女孩的座位旁边,轻轻拍了一下女孩的肩膀,将名片塞进女孩手中,头也不回的下了火车。
        沈风没有回头看女孩的反应,也没有听到她说什么。他只记得自己刚跳下火车,那火车就启动了。
  


        沈风出了站又带着自己的火车票走进了候车室。沈风看了看表,离开车还有一个小时。就静静的期待刚才那个女孩和自己联系。
        如果那女孩是安乐,就一定会记得自己,就一定会和自己联系。如果不是安乐,人家肯定以为自己遇到神经病了,那名片很有可能已经被扔进垃圾箱了。沈风一边分析一边等着电话响,哪怕来个短信也好。
        可是,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沈风还是没有收到来自那个女孩的任何信息。
看来真是认错人了,沈风想,但思绪还是回到了17年前,想起了那个叫安乐的小姑娘。




        17年前,高塘小学,沈风13岁,安乐12岁。
        沈风读六年级,安乐也读六年级。
        沈风语文第一名,安乐数学第一名。
        沈风是班长,安乐是学习委员。
        这样的两个人,那时候好像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可是,一开始是怎么开始的,到最后又是怎么结束的,沈风好像已经记不起来了。
        他只记得,安乐那时候给他写过一封短信说有许多心里话想对自己说。
       他只记得,那时候教室门口的砖墙上曾被恶作剧的同学刻了“沈风爱安乐”的字样。
       他只记得,自己那时候也是喜欢安乐的。有一次下雨,安乐主动送伞给他,自己就在心里欣喜的想,果然是爱在雨季。  从此特别喜欢《爱在雨季》这首歌,到现在没事的时候还能哼上几句:
有多少真情藏在心里
从来不愿说出去
······
也许会有一个雨季
我在寂寞中遇见了你
就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
       他只记得,自己也曾用心的写过一封长信,信是写给安乐的。可没有给安乐,自己写好后又烧毁了。
        他只记得,小学一毕业安乐全家就去了南方,听说她在那边读了初中。从此大家就失去了联系。
        后来,在小学的同学圈子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消息:安乐被人贩子拐卖了,人失踪了,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据说这个消息是沈风的一个同学去南方打工的时候从认识安乐的人那里听到的。
      


      这个消息流传的很广,同学们没有任何怀疑。
      沈风也相信了。
       他一想起这件事就难受。一想起这事心里就揪心的疼。
       有时候,他还会和特别好的朋友提起,我小学时有个特别喜欢的女孩子,后来被人贩子拐去了。真希望她还活着。


         沈风那张名片发出去一个星期之后,他的腾讯微博突然有陌生人发私信说,我是安乐。
        沈风真是吃了一大惊,随即就说,你真的是安乐吗?你还活着啊,知道你还活着我就放心了。
        对方发信息说,是我,你这是什么话?
        沈风说,同学们说你被人贩子拐卖了,我难受了很久呢。
      安乐说,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被人卖了。
       沈风又说,你还记得我吗?为什么给你名片这么久你才和我联系?
       安乐说,一直记得,从未忘记。这几天我家宝宝生病住院了,今天才出院,才有时间和你联系。
      沈风说,你喜欢我吗?
      安乐说,要说那时候,还真是有点喜欢,那你喜欢我吗?
      沈风说,那时候喜欢。
      安乐有点小激动的说,我终于知道自己当初不是单相思了。
       两个17年没见的朋友,刚一联系上却说个没完,好像大家一直联系着一样。




        沈风和安乐约好在那一年的六一儿童节在他们的母校高塘小学见面。那一天的风特别舒服,树叶很绿了,蝉儿也开始鸣叫了。他们说好11点在母校的花坛前见面,如果过了12点,只要有其中一个人没去,这一辈子就不要再见面了。
        那一天安乐特别打扮了一番,但是她突然觉得见面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她就一直纠结到底要不要去。
        高塘小学其实离安乐现在住的地方坐汽车也就1个小时,安乐已经走到汽车站了,已经买了车票,可最终她没有上车。
        11点的时候,安乐收到了沈风发来的短信:差一点,你就变成我的吕梦闪了。安乐知道,吕梦闪是沈风小说中的人物,讲的是男主人公在飞机上邂逅一个女孩,虽然聊得很好,但彼此却没有留联系方式和姓名。后来男主人公给这个女孩取名吕梦闪。
        安乐想,沈风应该是去母校了,但是去与不去又有什么区别呢?又有什么意义呢?安乐想着就给沈风回了一条信息:其实,我早已变成你的吕梦闪了。
        沈风果然等到了12点,可是安乐并没有来。沈风继续等,等到了夜里12点,安乐自然更不会来。
        沈风和衣躺在花坛边睡着了,风是香的,花儿也是香的,睡梦中她听到有女子低声吟唱: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你记得吗
记得那是一个春天  在小学校园
我欢笑 弥漫了整个童年
你回眸  情窦初开在瞬间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你记得吗
记得那是一个夏天  在西安火车站
你微笑  像盛开的莲
我寻思   你是我梦中的柳畔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
我还记得 你却忘了
你还记得  我却忘了
你都忘了   我也忘了


        第二天,当太阳再次照进花坛,薄雾渐退的瞬间,沈风还没有醒。他的衣服和花坛里的泥土,都湿了一大片。
           
           后记: 2014年继《七年之痒》后的另一篇短篇小说,写的和上一篇一样烂,平凹老师说,文如足球,臭也得踢。水平所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要对号入座。今年我整个人懒得出奇,写的少,还不咋样好看,喜欢看的,就凑合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7
旧情人(小说) 作者:王风


来源:视点陕西


  旧情人发来信息说,你能不能借给我3000元?
  
  老实说,3000元实在算不上钱,自从去年花了50万元当了局长以后,哪个月进账不在50万以上。只是出于好奇,我还是回了一条:干什么用?
  
  她回:你别问,我有急用,速打卡上。
  
  看来她还真以为自己还是我的情人,说话的口气一点都没变。
  
  也是那天来送钱的人少,我正好有空逗逗她,就又回了她一条:你不是有男朋友吗?为什么不找他要?
  
  她十多分钟都没有再回我信息。
  
  说起来这个旧情人也不算太旧,我们认识于三年前,分手于一年前,分手后一个月我就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传统模式下和一个叫刘波的小姑娘进了洞房。
  
  所以,旧情人的称呼似乎不妥,应该算是前女友,而且是婚前的最后一任女友。只是我老婆刘波同志知道这个人和我的故事后非说她是我的旧情人,旧情人就旧情人吧,我们就一直这么称呼她。
  
  婚后,在刘波同志的坚强领导和严格监督下,我深入贯彻落实“对老婆忠诚,听老婆指挥”的路线方针,始终坚持“只有一个老婆,只爱一个老婆”的鲜明立场,主动积极的删除了包括但不限于前女友、旧情人、暧昧对象的QQ、MSN、手机号码,坚决和她们划清界限,常修为夫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常戒非分之想,定期向刘波同志作思想汇报,从灵魂深处扫描和检讨自己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从不主动提起旧情人。
  
  直到半年前,我在新浪微博里玩的时候发现有一个人头像用的就是旧情人照片,而用户名更是令人大吃一惊,竟然叫“做你永远的小三”。我于是加了此人关注,没想到还真是旧情人。
  
  旧情人告诉我,我们分手后她非常痛苦,在“发西施”美发店做头发时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华泰子,这个男人长相一般,但对她细心呵护,照顾有加。他们认识半个月后,华泰子结婚了,可新娘并不是她,这是多么荒谬而又真实的笑话呀。
  
  旧情人接连受到两次打击,差点自杀。后来华泰子解释说,认识旧情人的时候自己其实已经订婚,结婚日期也定下来了。只是他并不喜欢未婚妻,是父母逼他结婚的。他心里真正爱的只有旧情人一个人。
  
  旧情人也真是个傻情人,被华泰子三言两语就给说心软了,竟然答应继续做他的女朋友。人家华泰子已结婚,不管她承不承认,自己自然就成了第三者。
  
  后来在旧情人的微博上,我经常看见她发的“今天好开心,泰子又来看我了,晚上也没回去,好感动啊。”“泰子,你都结婚了还这么喜欢我,你真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之类的话语,我通常只是安静围观,冷静走开,最多在心里发一句感慨“恨铁不成钢,恨此女无智商”。
  
  后来听她说她和华泰子经常过夜,我就好心提醒了一句“注意避孕”,这时候旧情人已经将她的新手机号码告诉了我。旧情人却说,避什么孕,怀了就生下来,如果泰子不想要就做了算了。我说,你以为做人流像“做人”那么舒服吗?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我说,你把做人流说的那么轻松简单,你是以前做过吗?
  
  她说,没有。
  
  我说,注意避孕,这是圣旨,是铁律,切记。你听见没有?
  
  她就不再回答。
  
  我又问,他会为你离婚吗?
  
  她说,不会。
  
  我说,那你还和他好什么?有什么意思?你难道一辈子不结婚吗?
  
  她说,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只知道我爱他,他也爱我。
  
  我说,他为你花过钱吗?
  
  她说,有时候坐公交车的时候会帮我投币。
  
  我笑了,除此之外呢?
  
  她说,有一次他给我100元让我花,我没有要。我是不会花他的钱的。他还有老婆孩子,他比我更需要钱。
  
  我无语了。
  
  我见过无数的小三,但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三。当小三当到这个份上,还真是天下少有。
  
  但是对于这样的感情,我们姑且称为爱情的感情,我却没有办法直接否定或完全否定。
  
  我当然承认这个华泰子是不够负责任的,但他对于旧情人的感情,却未必都是假的。
  
  我当然承认旧情人是傻到骨子里的,而且以最大的恶意从男人的角度考虑她是被这个叫做华泰子的小男人玩弄了的。因为,“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简直就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颠扑不灭的真理。
  
  但是,转念一想,真正的爱情,难道不是不要任何算计和计算的爱情吗?真正的爱情,难道不是傻子和瓜子的爱情吗?怕只怕只有一个人是傻子,另一个是骗子,这就变成。。。你们说呢?
  
  爱情本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命题,不是勇敢选择后一好百好或一了百了的简单射幸。不是嫁对了汽车洋房或娶错了家破人亡的命运大逆袭和命运大转盘。沧海桑田后,荆棘满身后,血在流,心在疼,落花遍地,静水无声,我们也不敢确定,最终是找到了爱情还是剔除了爱情。
  
  二十分钟后,旧情人还是发来了信息:他的孩子生病了,也需要用钱呢。
  
  我在心里暗骂了那男人一句,没有钱你养什么小三啊?同时暗骂旧情人,在你急需用钱的时候,这个男人都拿不来钱?你做他的情人欻邓呀。
  
  我突然改变了借钱给旧情人的想法,回信息道:我的钱都让刘波同志统一管理呢,反正你俩也互相知道对方,她又是个仗义疏财博爱大方的好姑娘,我把她手机号码给你你直接向她借吧。
  
  旧情人冷静的回了一条,那算了,我再想想办法。
  
  我开始考虑自己没有借钱给旧情人是否合适,是否无情,是否妥当,是否正确?想了半天没有想出答案。
  
  我开始猜测旧情人借钱到底要用来干什么?是帮华泰子借钱,还是自己看病,做人流?如果真是做人流自己是不是应该借给她,而且多借点给她。
  
  我开始想起多年前在神沐驿大学读书时交往的那个旧情人,那一天,我们站在太凌山的山顶上,当一朵白云从头顶飘过的时候,她说,谁娶了我都会幸福的。我说,谁嫁给我都会幸福的。
  
  我们都是过于自负的孩子,终于受到了上帝的惩罚。
  
  哦,那句话,或许是我先说的。
  
  草就于2012-11-19
  
  给各位看官出一道思考题,看完本文后,你觉得文末说“谁娶了我都会幸福的。”这个旧情人和发信息借钱的旧情人是同一个人吗?看见问题的都请回答,不回答的我从明天开始天天发信息向你借钱啊。
  
  作者简介:王风,男,陕西青年作家,生于1984年10月,祖籍陕西商州,出生于陕西华县,作品有散文《学会宽容》《雪夜三个梦》《漂泊》《迷魂小妖》《想一想还是应该赞美修路工人》《突然发现你已经结婚了》《你愿意跟我睡吗》随笔《思无邪——写给0岁的王玄辰》《不想长大不想生娃》《游少华山之絮絮叨叨》《不愉快的清晨》《爱的纯粹》《初吻初夜》小说《女神》《七年之痒》《我们好像在哪见过》《爱要多坚强 才能不上床》《爱过之后》《忏悔录》《旧情人》《无痛人流》《短信劫》系列等。


资料来源:网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8
有没有叫王风的  可以去王风吧转一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9
顶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10
华县的画家画的手绘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回帖提醒楼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